午間分享–信心多一點,憂慮少一點

午間分享–信心多一點,憂慮少一點

大家認為,做人有沒有煩惱呢?相信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不同的煩惱。例如我,我會為學校的一些事情煩惱,有時也會為兩個女兒煩惱。你的煩惱又是什麼?做不完的功課?學業成績?與朋友的關係?與家人的關係?

當我們遇到問題或困難時,都希望能即時解決,如解決不了,就變成煩惱。當你遇到煩惱時,你會如何面對呢?

近日,我看到一篇有關煩惱與信心的短文,作者是台灣一位精神科治療師施以諾先生,亦是台灣大學的教授。今天我分享的內容是他這一篇文章。文中他分享一個公式:憂慮指數=煩惱÷信心,並稱信心為「煩惱的分母」!這條算式十分有趣。每個人都渴望無憂無慮,然而,人生在世,怎會沒有煩惱呢?代入公式內,即分子不會是零,憂慮指數亦不會是零!我們要減少憂慮就必需減少分子或加大分母,即減少煩惱及加大信心!無論我們所面對的煩惱是什麽,若我們的信心夠大,即「煩惱的分母」夠大,一除起來,我們的憂鬱指數便將頓時化小!

作者比較兩個詩人,一個是以色列帝國的傑出領袖大衛王,一個是南唐李後主李煜。這兩個人有很多共通點,他們都是多產作家,亦是一國之君、也曾在戰爭中留下詩詞作品。然而,他們在面臨壓力時所留下的作品,雖然都顯露著無奈與哀傷,但最後所流露出的整體感卻大不相同。

李煜的作品〈虞美人〉中寫道:「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…問君能有許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」大衛在類似的情境下、幾近亡國時也寫過一首詩,開頭亦寫著:「我的敵人何其增多!許多人起來攻擊我。許多人議論我:他得不到上帝的幫助。」看起來與李煜一樣,都是一個「愁」字!但大衛在同詩中接下來便繼續寫著:「但你–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,是我的榮耀,又是令我抬起頭來的。」

李煜與大衛都面臨同樣的困境,但大衛王卻明顯較有盼望。我相信李煜的憂鬱指數絕對比大衛高出許多!為什麽?關鍵在於大衛王有「信心」,他的許多詩詞中均不斷透露著:他相信上天凡事必有美好的安排,相信上天必不苦待人,相信無論環境如何,上天必會保護他。

許多人問:「信了耶穌以後,是不是就可以無憂無慮、一帆風順?」。信仰最可貴的地方,不是為我們移除一切煩惱,而是可以為我們加大「煩惱的分母」,可以操練我們的信心,進而讓我們能夠把憂慮化小、凡事樂觀以對。

各位同學,當我們面對壓力,向天父禱告時,除了說:「主啊!求祢為我解決那件事!」之外,我們要慢慢開始轉而祈求:「主啊!求祢賜給我更大的信心!讓我有勇氣去面對那件事。」學習求主來加大自己的信心。前者的禱告不是不好,但後者更能讓我們獲得平安、喜樂,甚至能讓我們在整件事中,經歷到意外的驚喜與感動。

請記住:信心,是「煩惱的分母」!讓我們一起學習去加大「分母」,把憂慮越化越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