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報︰沙田循道衞理中學 校長重植校樹意義重大

 「樹,對沙循來說特別有意義。」沙田循道衞理中學(下稱沙循)校長何振傑娓娓道出校園內一株小樹的故事。原來學校創立後,當年的校董、校監等人一起植下了一株火焰木,作為校樹,陪着同學們成長。經歷了幾近30年的風吹雨打,茁壯成長至20多呎高。

可惜三四年前的暑假,校樹在一次10號風球高懸時被吹倒。舊生們知道後大感可惜,紛紛回學校拍照留念。學校原打算切割樹幹,做成紀念品送贈校友。校樹竟冒出新芽,但因樹幹內部已經嚴重腐爛,終回天乏術。來到今年,正值學校33周年校慶,遂重新栽種了一株火焰木,寓意「重現火焰木」。

「上一任校長是個生物人,花了很多心思和時間建立一個中藥園。我們也有一個香草園,裏面種有薰衣草、薄荷葉等等。」沙循具備中醫藥的學習設備和條件,亦是少有提供中醫藥課程的中學,在中二的科學科中有一門中醫藥簡介課程,由執業中醫教授。「那位中醫師本來是我們學校的老師,後來再自行進修,當了中醫師。」

 

除了少有的中醫藥課程,沙循更是開辦通識教育課程的先鋒,早在1992年便開辦中六的通識課。成為先行者絕不容易,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和堅持,學校擁有經驗豐富的教師團隊,同學們亦不負師長所望,在通識科的表現相當優異。通識訓練能助同學們擴闊視野、關心周遭的社會環境及提高批判能力。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沙循能夠培育出那麼多記者了(包括無綫新聞記者陳嘉欣、前亞視新聞主播兼記者陳佩琳等)。「我們每年都會舉辦通識講座,邀請不同的作家或記者來學校和同學討論一些社會議題。」今年邀請的是資深傳媒人劉進圖。劉進圖已經是第二次到沙循演講,第一次是雨傘運動的時候,今年則討論有關立法會選舉的議題。

鼓勵老師與學生閱讀

要擴闊眼界,首要必是多閱讀,沙循一直不遺餘力培養同學的閱讀習慣。「學校每年會有一次Reading Day,與此同時會舉辦為期3日的書展。」

為鼓勵同學們買書,學校會預先印製一些書劵,面值3至5元不等,讓老師分派給同學,充當現金使用。Reading Day當天更會安排作家到校分享,亦會揀選一些同學們寫得好的讀後感,讓他們在禮堂朗讀。同時每班以比賽形式,讓同學分享閱讀感想,最後由家長來做評審。學校並會印製Reading Day小冊子,刊登學生們的讀書感想,也會有家長、老師和校長的分享。除了鼓勵學生,何校長也沒有忽略老師們:「我也會自行掏腰包給老師們提供書劵,鼓勵老師們多閱讀。」

說起學校的體育成績時,校長很自豪地說:「沙循在體育方面,很有趣。」為什麼說有趣呢?原來是因為學校現在發展得非常不錯的一項運動──閃避球,正正是由同學們主動引入的。「當初同學們先向體育老師提出,老師們亦覺得不錯,我們便從校外聘請教練來教。」後來閃避球在學校愈來愈受歡迎,掀起熱潮,更在學界奪得不少獎項。令人欣慰的是,當時第一批學打閃避球的學生,現在回到學校擔當教練教導學弟妹。「我們還有學生後來進了港隊呢!」成績驕人,卻非學校刻意經營的結果,而是同學們自發提出,的確難得。

除了較新的閃避球運動,沙循亦有一支足球隊,不過這可是非一般的足球校隊。 「我們有一支福音足球隊」。作為一間基督教中學,學校希望同學們在運動之餘,也能夠接觸福音。由持教練牌照的舊生擔任教練,除練波的日子外,教練會定期在午飯時間來到學校,和隊員一起查經,分享一下生活或讀書經驗。

學校逢周五變燒烤場

記者參觀學校的時候,發現校園內有不少燒烤爐。「這是沙循一個很溫馨、很有特色的活動。每個星期五晚上,我們都會開放給同學在學校燒烤。全校的班級或者組織、學會都可以申請。」燒烤爐是以損毀了的桌椅改裝而成,既達到環保的目的,又能物盡其用。

對家長來說,可以多接觸孩子求學的地方,甚或參與其中都是好事。在這方面,何校長不諱言沙循做得相當不錯。「學校與家長教師會的協作很好,很多學校活動我們都會邀請家長參與。」例如Reading Day、周五晚的燒烤大會,甚或是陸運會上啦啦隊比賽的評審,也是由家長來擔任。「我們亦會安排家長來學校,例如做社工的家長、做醫護方面的、做工程方面的等等,給中三至中五的同學做一些行業上的分享,介紹行業的情況、工作經驗分享。」

從做老師開始,何校長在教育界已經超過30年,當中最難忘的經歷是什麼呢?「有2個片段,對我來說很重要,影響也很大。」那時當了3年老師,剛好訓導主任移民,學校擢升他接任。「我就開始『擺款』了!」何校長笑着自嘲道。有別於從前在課堂上開玩笑、輕鬆活潑的風格,當了訓導主任後自覺需要轉變態度,不免板起了面孔。當時班上的一個學生對他說:「何sir,你變咗呀!你比以前惡咗呀!」事後回想起來,何校長認為,不要以為因循既定模式就是對,做回最自然的自己才會是最好的。「我提醒自己,at anytime都要做番自己。」

另外一次是剛轉新高中學制那年,班上有2個學生數學成績非常出色,那年他們中五,剛考完會考。「他們來找我說︰『何sir,我哋想參加恒隆數學獎。』」

恒隆數學獎是香港2年一度的著名數學比賽,由恒隆地產、中文大學數學科學研究所及數學系合辦,參賽者需要進行各種數學專題研究。「當時我對學生說:『你哋讀多2年書先啦,你哋未有功力參加㗎!』學生聽了我的話沒有參加。」

學生令校長獲獎學金

後來他們升上中七,考完A-Level,再一次去找校長,說想參加比賽。何校長這次說好,但要求他們交的報告必須要先讓他看明白才行。「本來是打算和學生們一起做。我以為我比學生厲害,但我錯了,後來發現,他們想到的我壓根兒沒想到,其實是他們厲害過我很多!」

後來何校長便完全放手,只着同學完成報告後再給他看看便可。「其實去到最後,我已經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了!」最後學生不負所望,奪得銀獎,上到大學後,亦因為獎項而得到獎學金,連帶校長也獲得獎學金,能夠在中文大學修讀一個碩士課程。

「我會想當年中五時阻撓了他們,是不是做錯了?是否我對同學不夠信心所致?」校長後來翻查恒隆數學獎的得獎學生,發現有些學生連續參加好幾年,由第一次得優異獎,到後來得到更好的名次。令他不斷反思,當初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。「我曾經以為他們的東西我明白便等於好,後來醒悟到,原來我不明白才是真的好。」何校長對那2名學生讚不絕口,說那份報告真的很厲害。後來他們都在大學修讀數學,甚至攻讀博士學位,其中一位更已完成了課程。「這件事警惕自己要保持謙卑,令我學到要對學生有信心,相信他們的能力,並且要盡力為學生們爭取更多機會。」

在大學修讀數學的何校長,又為什麼會想到做老師的呢?「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。」何校長笑了笑繼續解釋:「當年決定了讀數學,就有了心理準備以後要做老師。」當年讀數學科的學生大多也選擇這個職業,他也不例外。「那是大學畢業試前,同學們都忙於發履歷,我反而沒太着緊,就投寄了一兩份。」畢業試一考完,校長就收到學校電話約面試,接着順利通過第二輪面試,就這樣開始了教學生涯。「就這樣誤打誤撞入了行」,校長笑着回憶。

來到沙循擔任校長一職,轉眼第6個年頭,被問到這6年中最大的挑戰,何校長馬上說:「認人!」剛來到新環境,面對一整間學校的陌生面孔,確實需要付出額外的精力去適應。「新學校有新制度,對我來說也是挑戰,很慶幸在這裏和同事老師的磨合、和副校長的合作等等,都非常順利。」

在沙循的頭三四年,他專注於行政工作,幾乎沒有進過課室。反倒這一兩年,機緣巧合下,開始教一些數學科的課後班。何校長對記者說:「你來到之前,我正在批改作業呢!」因為學校無法安排中五同學修讀3個選修課,而同學其實有能力應付,便安排了課後班,由校長負責教。這樣不會太辛苦嗎?他開懷地說:「教書也是我的興趣所在,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減壓時間。」

信報_20170619

信報(Web)_20170619